? 提刀放歌纵酒第十六章 惨剧,提刀放歌纵酒第16章 惨剧_玄幻彩票怎么倍投_新顶点小说 彩票怎么倍投
新顶点小说 > 提刀放歌纵酒 > 第十六章 惨剧

第十六章 惨剧


  “那妖怪猛然跃出水面,驾起道数十丈的巨浪,哗啦啦的一片。”
  “哇……”
  狗子袖子高高卷起单腿踩凳,将众人惊讶的神情收入眼里,很是满意冷笑了俩声继续道:
  “哼哼…亏得你们不在场,要不然吓尿你们。”
  “狗子哥,然后呢……”几个小童紧张兮兮的追问下面。
  “急什么……”狗子端起碗抿了一口酒,低沉道:
  “就在那惊险一刻,狱哥儿身形若极电,直接冲入巨浪中,然后随着一道刀光闪过,妖怪身上噗出道血瀑,然后便直愣愣的摔下河里,血水染红一大片”
  “好……”众人纷纷摆手称快。
  就在狗子扬扬得意之时,突然有好奇道:
  “哎……狗子你正午时出去的时候,不是条灰色的裤子吗,怎么现在换了条黑的。”
  狗子脸一红骂道:“去去去,你盯着我一大老爷们看干嘛呢,看你媳妇的去。”
  “老丈,你们这出了妖怪,难道没人管的吗?”
  席间,秦狱抱着块腿骨,咬下口肉含糊问道。
  老头子抽了口旱烟回忆道:
  “十几年前出了个会魅人上吊的鬼怪,还是老头子我走了几十里山路,去大石村请来大石村长,除了那鬼怪”
  村长制,是大荒里一个独特的制度,人与人不断聚集在一起,达到五十户便称一村,成为村长的底线就是必须要凝聚玄胎。
  都是荒野山民不懂修炼,整个村里都没人凝聚玄胎时,就由村民,选举一个最有希望的准村长,前去中央部落里学习,然后凝聚玄胎归回来,便是守护一村安宁的村长。
  当然了,假如有的村里根基浅薄,都没什么天赋,那么出了事,只能去其它村借人,或者等着部落里下放人来当村长。
  “那么,这次为何不去请人来降妖。”秦狱来了兴致问道。
  “怎会没去请呢。”
  李老头面色一苦道:“头天那妖怪显身,提出要活人献祭的要求时,我就派人去请人了,结果说大石村村长已经出门多日了”
  “所以才闹了,白天那么一桩子事,要不狱小哥你来,李老头我就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应当的……应当的……”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秦狱背着背篓出现在河边时,果然感应到,河边以有个身影在等着自己了。
  “呦…起挺早的”。秦狱上前打了声招呼。
  “这是我的屁股”
  老牛转身正对秦狱,瓮声道:“我们去哪里。”
  “去大石村。”秦狱在原地不断转动,以辨别方向,不一会靠着细微的温度差别,找到了东方就往前走去。
  老牛瞥了秦狱一眼道:“老子认识方向。”
  “对了,我叫秦狱,你叫什么。”
  “天生地养没名字。”
  秦狱想了想灵光一闪,道:“酒为欢伯,除忧来乐。”
  “那么就叫欢伯吧。”
  “随意”
  傍晚,一人一牛终于来到大石村山脚下,风儿送来阵浓重的烟火味,欢伯沉声道:“小子,你的族人有遇到麻烦了。”
  秦狱觉得不妙,眼睛微微睁开一丝缝隙,远远便看到山腰上火光映映,啰鼓喊杀声响彻一片。
  “糟了…”秦狱面露惊容,双腿微微一曲,向极速向前奔去。
  “上来”后面追上来的,欢伯牛背一拱,直接将秦狱载上。双蹄一震,崩一声地面裂开,一人一牛冲天飞出。
  “轰隆……”欢伯重重落地,踩的大地塌陷,后蹄再接力。
  不一会,秦狱意识中,便看到一个背着麻袋的黑影,向着俩人迎面逃来,后面则是无数愤怒的村民。
  “小哥,快拦住他。”有人高声叫道。
  秦狱用力一拍牛背跃空而起,一刀斩向黑影面门,
  “哇~”
  突如其来的啼哭声,惊的秦狱连忙变招一掌推出。
  一掌落下,那人肩头瞬间便被秦狱厚重的元气打的塌陷,掌力摧骨那人身躯摇了摇了仰天倒下,气若游丝吱吱叫着。
  先至的倒是几只折耳方嘴大刀尾的猛犬,上来便死死咬住黑影,甩着脑袋撕扯,一个个面色通红的村民才珊珊来迟。
  借着众人的火把,方才看清那黑影尽然是只红毛狐狸。
  秦狱蹲下扯开袋子一看,果然是几个婴儿,秦狱小心翼翼将孩子一个个抱出来笑道:“小家伙,吓坏了吧。”
  “虎子
  几个丢失孩子的村民,连忙围上来接过孩子,反反复复确定孩子只是皮外伤,一家人激动抱在一起,对着秦狱止不住的道谢。
  “多谢壮士…你的眼睛?”
  村民们看到秦狱的模样,不由吃惊问了一嘴。
  秦狱笑道:“无妨,还没全瞎,就是被闪着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六子,我的孩子呢。”
  一个面色苍白浑身泥泞的年轻妇人,手持镰刀挤出人群,前面排队的一个青年听到妇人声音连忙回头道:
  “嫂嫂,你前几日才生产,跑来做甚,”
  妇人没理会他,径直向秦狱走来,希翼道:“壮士,我的孩子呢。”
  “这位嫂嫂不急,这还有最后一个,应该便是你的孩子。”
  秦狱探手伸进袋子里,触碰到孩子一瞬顿时愣住,不论如何确认,入手都只是一片冰凉,不禁缓缓起身走向一旁。
  “我的孩子啊……”身后传来妇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响起。
  “啊…小乖啊”那憨厚青年亦是瘫坐在地,放声大哭。
  秦狱心头沉重无比,不敢回头去看,怕看到如此悲惨的事情,触动自己柔肠忍不住落泪,心头对父亲的说法坚信不已。
  果然,做不到最好,做不到最强,那么一生必定凄惨不已,毫无尊严可言,只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秦狱定了定神,拉过一个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这妖怪怎么会摸进你们村,还盗走那么多孩子,你们村长呢。”
彩票怎么倍投  那中年男子抹了把眼泪,回忆道:“要是村长在,这种小畜牲定是进不来俺们村的,只是半月前,旁边下河村里派人来说,出现了个极其厉害的妖怪,然后俺们村长带着十几号人就直接出门了。”
  “半月前”
  秦狱抬头看了看半山腰上的村子,又问道:“你们村看着不小啊,就一个先天境的武者吗。”
  中年男子回头看了看村无奈道:“我们村是有三个先天境的好手”
  “那么他们”秦狱追问道。
  “前天下河村又派人过来,说是把那个妖怪困住了,人手不够,再去俩个人帮忙,然后他们也领着伙子人,连夜出发了”
  下河村、妖怪、村长、圣师、一个个信息不断在秦狱脑海里串联起来,就在秦狱已经有个明确思路的时候。
  “使不得……”众人纷纷惊呼。
  秦狱连忙回头看去,只见那年轻妇人不堪丧子之痛,抱着孩子一头触死在一旁的大石上,秦狱恰好回头被迎面而来的鲜血迸溅一脸。
  “嫂嫂…”那憨厚青年抱着妇人,捂住她头顶窟窿,双目流出血泪,崩溃大哭喊道:
  “天啊……我家是造了什么孽,要我父兄惨死还不够,还要我嫂侄也横死于此地。”
  “快看住他”有心细者连忙抓住憨厚青年,防止他也寻短见。
  “下河村在哪里。”
  “往东走三十里就是了”。
  “走”
  秦狱唤上欢伯疯一般逃离人群,才跑出几步草鞋绷开,秦狱摔了个踉跄,随即连忙爬起沧惶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