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妻悠悠云中来第五十七章 交朋友?,爱妻悠悠云中来第57章 交朋友?_女生频道_新顶点小说 彩票怎么倍投
新顶点小说 > 爱妻悠悠云中来 > 第五十七章 交朋友?

第五十七章 交朋友?


  何庆蓉的丈夫竟然叫司徒生,我只期待那只是一个重名而已,但只是根本可信的消息来说,无论怎么说服自己,我还是觉得何庆蓉的丈夫徒生就是那个在天山湖上被杀死的司徒生。要是真的这样,那她的丈夫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面对何庆蓉的背影,我突然有了伤感,那一天我感觉自己再也提不起精神来做事情了,所以早就离开了书坊,自己在街上无目的地走了一圈。
  我没想到的时,那个时候的样子竟然被沙幽国国主沙威尔看见了,我更没想到他一直跟踪我到夏府。我回到房间之后,躺在床上回想着当天的情况,感觉自己欠了何庆蓉。
  毕竟司徒生死在我面前,我却无能为力去救他。要是让何庆蓉知道司徒生已经死了的话,她会怎么样呢?还会现在一样开朗吗?
  “咚……”门响了,我停下了思绪,开了门发现是夏皓碧在门前,我没有理他而是走到台上坐下了,装作很忙的样子。
  “咳……”夏皓碧见我当他没到,就故意咳几声,我还是没理他。
  “听说你很早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是有什么困难吗?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你!”夏皓碧偷瞄着我。
  “没事!要是你也没什么事,就请出去吧!我现在很忙!”我头也不抬地冷说。
  “再忙也要吃饭,跟我来!”夏皓碧一下子把我抱起来,往饭厅走。
  “夏皓碧你疯了,放下我!我自己走!”我用力锤着夏皓碧的肩膀。夏皓碧把我放下,我生气地大步走在他前面。当我走到饭台前,我意外地发现今天的菜都是我平时最喜欢吃的,一下子我的食欲就来了。
  夏皓碧满意地看着我吃,自己却在那儿喝小酒。
  “你不好奇这些天,咱们府里为何这么热闹吗?”夏皓碧突然小心翼翼地问。
  “没兴趣!”我怔一下停下筷子,然后又吃起来。
  “你难道不想知道,什么人在向你提亲吗?”夏皓碧暗自满意,却又故意问。
  “咳!你说什么?那些媒婆不是找你的吗?”我差点呛死。“开什么玩笑,全部给我回绝!”我严肃地大声地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介意当个小人!”夏皓碧明明心里乐到死,还故意给我作得一脸为难的样子。
  “不对啊!我在这儿连个人都不识多个,谁会来给给我提亲?就算是提亲,为何不找我,而要找你?”我静下来之后还是觉得不对劲就怀疑地盯着夏皓碧。
  “咳!今天事情有点多,我先去处理了,你慢慢吃!”夏皓碧奇奇怪怪地落荒而逃了,直觉告诉我他有问题,但我也想不出这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吃了一餐美味的晚饭之后,我感觉能量又回来了。为了更好地调理好心情,我泡了个香喷喷的花瓣浴,然后窝到床上去看前几天带回来的书《帝祖秘术》。
  《帝祖秘术》讲的是:一个人叫孟将的奴隶如何推翻奴隶专制社会的故事。
  故事里一开始说毕沙国里有一个名叫赢破的皇帝,他十分好男色,但因为国家没有同性配对的先例,他为了在各部族前树立威信而不敢公开。
  但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心,赢破把所以他看中的美男都以各种罪名打入到一座名叫奴隶城的秘密行宫之中。被关进奴隶城的美男全部都以奴隶身份被训练成用来服侍赢破的男人。
  孟将是其中一名受害者,不过意志十分坚定,就算被打到半死,他也不肯低头。
  孟将原本生在一个大部族的之中,父亲是族长。有一年,他正好年芳十六,长得十分帅气。无知的他跟随父亲来到宫中献礼,没想到这一去,竟然被赢破看中了,然后被设计陷害打入了奴隶城,从此日夜被这儿的训练官凌辱。
  在漫长的受辱过程中,孟将决心要推倒这个奴隶制,并亲手杀了赢破。
  “砰!”我的房顶被打破了,沙幽国国主沙威尔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沙威尔还没得及解释,就已经被跑过来的夏皓碧一个飞腿踢走了。
  沙威尔也不是好欺负的,一下子跳起来又和夏皓碧打起来了。我好不容易整理好的设计图被他们打到一地都都是,我来气了,把手中的书用力地往他们身上砸,结果谁都没及扔中,反而打中了刚进门的叶仲阳。
  “都给我住手!”我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地吼起来。
  夏皓碧和沙威尔闻声停了下来,结果看见我要杀人一样的脸。
  “我好不容易整理好的东西,给你们打乱了,你们说怎么办?”我阴声细气的声音中,自带了冷场效果,把他们都吓呆了。
  夏皓碧先蹲下来,然后沙威尔也跟着蹲下来捡地上的图纸,叶仲阳把书拿起来送到我面前。我发现叶仲阳额头被书撞破了,但为了自己不泄气,我当作没看见。
  眼看夏皓碧和沙威尔把图纸都放回到台面上,但已经图纸的顺序已经乱得不行了。我把气压下来,把书故意大力地扔到台上。
  “你不是那个沙幽国人?大晚上在本姑娘的屋顶上干什么?”我认真看了一眼沙威尔,他的脸被沙威尔打肿了一块。
  “在下白天时,看见姑娘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心里放心不下,才会想来看个究竟,绝对没有冒犯之意!”沙威尔心里有愧,又很有礼貌地说。
  “我们只有一脸之缘,压根里就不认识。你这样做,是不是过了?!”我心里一揪,放轻了语调。
  “在下也是怕姑娘受委屈又不敢说而已,这次是在下的不是,但在下真的没有恶意!”沙威尔一脸正气的,确实不像在说慌。
  “算了,你也看见,我什么事都没有,你可以离开了!”我叹了口气说。
  “姑娘,在下之前的请求,不知道?”沙威尔一脸小心地问。
  “什么请求?你不会是说交个朋友什么吧?”我一下子醒悟过来,现在书坊在重新开业,多个人也是多双手,鱼锁定他了。
  “交什么朋友,一看就是不怀好意思!”夏皓碧一脸不快地说。
  “姑娘,在下没有,在下是真心实意的!”沙威尔暗自慌了起来。
  “好了!不就是交个朋友嘛!我应了就是!”我笑笑说。“我叫萱霏!你叫什么?”。
  “沙威尔!”沙威尔乐得开花了。“咦!姑娘你手上的那本书能给在下看一下吗?”沙威尔突然变了脸色,变得十分的严肃。